我军歼10A战机已进行第4次升级 外观有两个特征(图)

  这次升级,在外观上起初有两个特征:垂尾尖端增加了和歼-10B/C、“枭龙”一致的导航天线,另外背部VHF/UHF天线也更换为与“枭龙”相同的型号,提升在恶劣天气下的稳定通讯能力。另外在座舱内部还进行了诸如改进干扰物投放系统等一些小升级,这些往往都和“枭龙”的设计经验以及使用反馈有关。

  当然,非本机照射条件下使用激光制导炸弹也并非一无是处,取决于使用环境

  当然从现在这么个形势来看,急不急还不好说

  新浪军事:最多军迷首选的军事门户!

  本栏目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本网注明版权所有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新浪网,凡署名作者的,版权则属原作者或出版人所有,未经本网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009年国庆阅兵时,刚刚在歼-8F上完成了批产可靠性靶试验证的霹雳-12随之受阅

  对比可见开口尺寸的优化

  歼-10服役早期,飞行员使用的头盔并无头瞄安装支架(上)

  作者署名:扬基帧察站

  这六架飞机的图也是相当有名了,可见其前起落架舱盖板仍为两片式

  下图为参加2009年国庆阅兵时的歼-10,仍然挂载霹雳-11,注意机背天线的变化

  1013号机挂载霹雳-12的经典照片

  虽然两架飞机都赶在2003年第二季度完成了本场调整试飞,不经试飞院直接转场大漠戈壁进行后续测试了。但部队也实在是求机若渴,所以按照这俩试用批的技术状态,空军飞训基地某团在2003年年初从成飞接收了6架0批次飞机,用于让预定接机的各部队熟悉歼-10的特点,编写使用大纲。

  最近由于八一飞行表演队又去巴基斯坦参加国庆阅兵了,这就又让不少人产生了歼-10能否以FC-20的名义出口老巴的遐想。其实对于巴基斯坦空军来说,如果确有应急需要,在“枭龙”Block3还有些缓不救急的时候,按照“提升4”的标准(本来很多升级内容就和“枭龙”一致),得到一批技术性能稳定,他们较为熟悉的歼-10A也是个选择。

  更换新型雷达后,歼-10A的对空作战能力明显增强,特别是经过打靶验证,具备了一定的多目标攻击能力。为了更好发挥这一点,歼-10A在外挂物中还增加了霹雳-12双联组合挂架。另外,歼-10A还完成了国产昼夜瞄准吊舱的整合,能够以本机照射方式,更加方便地使用LS-500J激光制导炸弹。

  这套经常被简称为“提升1”的套件,核心能力自然是加挂霹雳-12空空导弹和LS-500J激光制导炸弹。另外,座舱仪表和无线电罗盘进行了升级,飞行员可以使用带有仿俄制“舒拉”头盔瞄准具的TK-10A头盔,这使得0批和01批歼-10战机具备了使用霹雳-8B进行头盔瞄准下的大离轴射击能力。

  因而“提升2”的重点就是改进电子战系统,尽管囿于机体发电、冷却系统等的性能上限所致,其效果仍然达不到后来歼-10B/C的水平, 遭遇但也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取得了进步。另外随着歼-10逐渐开始参与远航任务,“提升2”还对其背部VHF/UHF通讯天线进行了升级,这也是“提升2”外观上不多的识别特征。

  作为一款21世纪初服役的三代机,歼-10从服役开始,就要面对周边的各种三代机、乃至三代半和四代机的威胁。所以除了发展出歼-10S、歼-10B/C等改进型之外,歼-10基本型也在使用中不断改进升级,尽可能适应21世纪的空战环境。

  首先是将基本型KLJ-3雷达更换为其升级型号。作为一款上世纪90年代研制的脉冲多普勒雷达,基本型KLJ-3的性能仍然相对有限(一些指标要弱于歼-8F的14X2型雷达),特别是在使用射程较远、对火控信息要求较高、较难形成发射条件的霹雳-12时存在一些困难。

  歼-10基本型的座舱显示虽然有过小范围升级,但相比歼-10B(下)仍然有一些差距

  对比上下图可见,最后一个量产批次的歼-10A,在交付过程中就有升级

  使用霹雳-12双联组合挂架、以及昼夜瞄准吊舱的海航歼-10AH,H代表海军型,提升了机体抗腐蚀能力

  歼-10的第5架原型机——1006号,2001年3月28日首飞,4天之后,“南海撞机事件”爆发

  为了纪念歼-10首飞的日子,“歼-10之父”宋文骢院士,把自己的生日改在了这一天。就在3年前,宋老在距离他们“父子”共同的生日还有一天时,溘然长逝。从此,3.23这个日子又有了更加复杂的意义。所以每当这个日子到来的时候,写点和歼-10相关的内容,也算是一点微薄的纪念吧。

  对比可见后机身曲线的变化,以及更换AL-31FN发动机之后、后机身隔热区(也就是不涂漆)的范围变化

  上图红框内为三个较为明显的特征,下图为挂载霹雳-10训练弹的歼-10A

  相比这两次升级,“提升3”不仅更加全面,提升效果也更加明显。从按照“提升3”标准生产的04批飞机开始,歼-10就被称为歼-10A这一点来看,这种升级的力度还是广受认可的。

  起初,这些飞机在外观上和定型后的歼-10有明显区别——其前起落架舱盖板仍为两片式。但在2003年11月,试飞员李中华驾驶1013号机进行低空大表速试飞时,盖板在高速飞行引起的巨大动压下出现了撕裂情况;因而这些飞机均将前起落架舱盖板改为了更牢固的三片式。

  随着歼-10A之后的多型战机陆续试飞装备,与它们配套的一些新装备、新设备也逐渐成熟,加之通过对外联训、实战警巡积累的经验,歼-10A从停产前的07批次开始,又陆续迎来了新一波升级——由于这波升级持续时间比较久,能不能统称为“提升4”还是个事儿——当然这也无关紧要了。

  而随着第四代格斗导弹霹雳-10的投产,歼-10A也在升级中将最外侧挂架改为GDJ-1B型,可以兼容与霹雳-10配套的PF10发射滑轨,提升了其近距格斗能力。作为一架采用美式1553B总线的飞机,歼-10A综合航电系统的所有功能由显控系统通过总线对其他分系统进行控制而实现,升级武器非常便利。

  所以在定型之后,歼-10还进行了长期的后续补充试飞,比如在2005年年底,1013和1016号机以6发6中的成绩完成了与霹雳-12的匹配测试。这些测试的完成,意味着由611所设计的“战斗力提升改进状态1”套件也完成了技术鉴定,可以在厂家指导下由部队外场进行改装升级。

  其实早在歼-10定型试飞期间,这种改进就开始了。由于歼-10的配套发动机型号几经更改,使得原型机的后机身相比最终使用的AL-31FN要粗了一些;加上之前对AL-31FN发动机的装机推力估算不够准确,这就使得5架原型机投入试飞之后,结果发现歼-10的性能距离设计值仍然稍有差距。

  这时候可谓形势逼人,而通过试飞员这几年在成飞和试飞院两地密集试飞的良好反馈,部队已经表示,即使是这样的歼-10我们也要定了。但宋老仍然决定,一定要通过“减肥”的方式让歼-10彻底达到设计指标;这一关键决策,客观上让歼-10的生命力和竞争力更加持久。

  如果说“提升1”立足于“打人”,那么立足于“不被打”的“提升2”,虽然看上去不是那么明显,但却体现出了厂所和用户对现代空战理解程度的提升。歼-10定型时的自卫电子对抗系统,虽然在测向精度、干扰范围等粗指标上初步达到了三代机的水准,但在战备警巡、内部对抗中发现,仍有许多需要提升之处。

  《出鞘》完整内容请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

  “提升1”虽然部分补齐了歼-10定型时的主要短板,但也带有一定应急成分。比如由于没有完成与国产吊舱的整合,使得此时歼-10使用激光制导炸弹只能采用地面照射的方式;而霹雳-12虽然完成了和歼-10的整合,但导弹在定型后的批生产抽检靶试中却多次遭遇败绩,导致部分已经交付对台前线场站的导弹不得不运回检查返工。所以从结果上看,“提升1”当时并没展现立竿见影的效果。

  “提升3”当中,还有一项不为人注意,却是歼-10更好在体系中发挥作用的关键装备——数据链。随着两型国产预警机等特种飞机的装备,歼-10A不仅可以在执行任务时利用同型机间的数据传输能力,更能够在多型数据链的引导下利用空情保障体系的帮助实现作战半径的真正扩展。

  佩戴新型头盔的飞行员检查加挂PF10发射导轨的歼-10B(上),下为一架挂载霹雳-15的歼-11B。对于同样使用了国产综合航电系统的飞机来说,升级使用国产弹药是很方便的事

  2004年3月11日,随着1013号机完成低空突防试飞科目试飞,歼-10定型前的两千多个试飞架次全部结束,于同年开始量产交付部队。但由于一些配套装备的进度问题,加之当时试飞条件的限制,此时“歼-10第一团”装备的01批次飞机还有多项“挂账”。

  所以在5架原型机已经转场到西北大漠进行更加深入的试飞之后,按照宋老的指导思想,成飞在2002年底生产了两架机号为1013和1016的试用批飞机。它们的特征是:后机身直径缩小、垂尾顺势降低了一些、机体冷却开口进行降阻修型、并将副翼动作筒内埋,使得飞机的重量和阻力进一步降低。

  又是一年3.23。